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历史资讯 > 摩诃男舍身为众的菩萨行典范,琉璃王灭释迦族

摩诃男舍身为众的菩萨行典范,琉璃王灭释迦族

2019-10-01 09:16

释迦牟尼成佛不久,波斯匿王即位,成为恒河中游憍萨罗国的统治者。

本文节选自《次法——施论、戒论、生天之论》http://hymzw.net/epaper2/113/ep11309.htm

因果不虚恶报惨烈 佛陀家族险遭灭绝

波斯匿王即位不久,即展示国威,向邻邦迦毘罗卫国强索公主为妃,否则扬言以武力相向。


因果不虚恶报惨烈 佛陀家族险遭灭绝

释迦族的王室受到这样的胁迫,大家都哗然大怒,纷纷说:

第六节 吃素不杀生、天下杀生与我无关

古德云:“千百年来碗里羮,寃声如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这首偈的意思是说,自古以来我们碗盘里面的众生肉,都是许许多多的众生被杀害而来的,因此那些被杀众生的怨恨哀嚎声就像大海一样难以平复;所以如果想要知道世间会有那许许多多的刀兵劫(象是各种大大小小的战争)的因缘,我们只要听听半夜屠宰场里,杀猪宰羊等种种的悲惨哀嚎声音就可以知道了。

据《大唐西域记》记载,室罗伐悉底国有一个影覆精舍,佛陀曾在此与外道论义,距离影覆精舍不远处有一佛塔,这里曾经是佛陀为了延缓释迦族的灭族之灾,而挡住琉璃王子军队的地方。 琉璃王子是波斯匿王与有链女王后的儿子,早年波斯匿王想向释迦族联姻修好,释迦族自觉是优等的种族,不愿将子女嫁于他族,但又畏于波斯匿王的势力,就依当时王族的大将摩诃那摩的建议,将他的一个婢女充作公主,嫁给波斯匿王,深得波斯匿王宠爱,成为有链女王后,日后生得一子,就是琉璃王子。 琉璃王子八岁时回迦毗罗卫国看望外公外婆,玩耍中到一个装饰精美的讲堂中休憩纳凉。这个讲堂是释迦族为佛陀建造的,要求诸外道、长老、居士等不得先于佛陀入内。看守发现琉璃王子入了讲堂,便辱骂道:“婢女的儿子竟敢进入,这是专门建给佛陀的。”琉璃王子受辱后,便发恶愿将来当国王后要消灭释迦族。 琉璃王长大后,通过篡权当上了国王,当时净饭王已逝,迦毗罗卫国力衰减,琉璃王认为实现当年心愿的时机已成熟,纠集军队向迦毗罗卫国杀去。 当释尊听到这个消息时,知道这是释迦族共业的果报成熟,但还是独自离开大众,一个人在琉璃王及其军队的必经之路边的枯树下静坐,等待琉璃王的到来。琉璃王到达之后,问释尊:“为何在枯树下静坐,而不选择茂密大树?”释尊回答说:“宗族就是枝叶,如今枝叶将毁,哪有茂密大树可乘?”琉璃王因尊重释尊,率军折返。就这样琉璃王三次出兵,每次都是遇佛而返。 为了让释迦族在遭迫害前受到教化,佛陀带弟子来到迦毗罗卫国,在自在顶菩萨的祈请下,向释迦族人宣讲了《布施波罗蜜多经》,在佛陀的教化下,大部分释迦人证得了圣果。 琉璃王第四次起兵时,佛陀深知迦毗罗卫国人民共业的果报不可避免,也就回到了僧团。佛弟子中神通第一的目犍连无法释怀,为了让释迦族留下根苗,他用神通将五百释迦族人摄入钵内,带出迦毗罗卫国。但当打开钵时,五百人却已全部化为血水,此时目犍连才真正觉悟佛陀所说不虚,就是神通也敌不过业力。 琉璃王杀入迦毗罗卫国后,大肆杀戮,城内血流成河。而释迦族人由于佛陀的教化,在抵挡敌人时,誓不伤敌。眼看释迦族人惨遭杀害,在净饭王去世后继承政权的摩诃那摩王老泪纵横地对琉璃王说:“如今我要死了,希望你能满足我一个要求,毕竟你名义是我的孙子。现在我将跳入河中,在我浮上来前,你答应我不要杀人,放过他们,我浮上来后,释迦族任由你处置。”琉璃王觉得这像儿时游戏,就答应了摩诃那摩王。待摩诃那摩王跳入河中,释迦族人能逃则逃。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摩诃那摩王浮上来,琉璃王便命人下水查看,这才知道他为了救更多的释迦族人,用自己的头发将自己绑到了河底的树根上,早已死去。 琉璃王就这样占有了迦毗罗卫国,并带了五百释迦女回国。释迦女们满腹忿恨,辱骂琉璃王出身低贱。琉璃王大怒,命人割去她们的手足,投到坑里。释迦女们虽遭身心痛苦,但不忘感念释尊。释尊悲悯,与弟子前去说法。诸释迦女听闻佛法后,证得法眼净,命终后转生为天人。 释尊回去后,告诉弟子们琉璃王七天后便会死去。琉璃王听说后非常害怕,惶恐地捱到了第七天,期间一直安然无事。琉璃王以为已幸免于难,便在宫中庆祝。由于惧火,他在宫中的河里驾船庆祝。然而正当宴会之时,一团炽火从水下升起,烧毁了船只,琉璃王坠入无间地狱,宫城也一烧而尽。 不久,佛陀的弟子阿阇世王把迦毗罗卫国和琉璃王所统治的乔萨弥罗国归并到自己的领土中,统一了北印度。 …… 看完这篇文章,小编对于文中所说“当释尊听到这个消息时,知道这是释迦族共业的果报成熟”,还是存有疑惑,究竟释迦族有什么“共业”要遭灭族之罪?记得此前看过类似资料,查看藏经,果然有所发现。据《释迦谱》等书记载,释迦族被灭后,众比丘问佛陀:“释迦族过去世作何因缘,今世受此苦难?”佛说:“过去世罗阅城有一鱼村,因为时值饥荒,米价贵如黄金,人们就以草根为食。村边有一大湖,湖内有很多鱼,人们只能捕鱼而食。当时大湖内有两条大鱼,相互交谈:‘我等原是水族,并非住在陆地之上,而这些人都以我们为食。’村中有一农夫之子,年方八岁,虽然没有亲自捕鱼,但见到人们捕鱼时,他也心生欢喜。他也没有吃过鱼肉,只是觉得好玩,在大鱼头部敲打了三下。当时罗阅城那些人就是今日的释迦族,当时两条大鱼,一条是琉璃王,另一条是好苦梵志(提醒琉璃王讨伐释迦族之人),小鱼就是今世他的军队,渔村中人就是现在被杀的释迦族,而小孩就是我。因为杀鱼罪业深重,释迦族在过去劫中受地狱苦。而我当时敲打鱼头三下,现在就为这件事情头痛三天。”

「我们尊贵的血统,怎可和他们卑下之族通婚!」

第一目 琉璃王灭释迦族的故事

接著我们来看一则佛典故事,这则故事说明了因为过去世杀鱼而造成今世战争导致释迦族被灭的因缘。这是发生在两千五百多年前 佛陀在世时,佛陀亲族—释迦族—的一件血淋淋的故事。在许多经典如《增壹阿含经》卷26〈等见品〉中皆有记载。这个故事的起因是憍萨罗国的波斯匿王,他年轻时因为希望与释迦族的公主通婚,于是他命令释迦族送一名公主入宫和亲。释迦族暗自违命,由摩呵男长者家中的一位美貌的婢女假扮成公主,那位婢女也就是后来波斯匿王的大夫人——茉利夫人;茉利夫人与波斯匿王生下了王子——毘琉璃。后来,琉璃王子长大回到母亲的释迦族故乡却遭受族人羞辱,才知道她母亲是婢女的真实身分,因此心中怨恨著释迦族,发下恶愿希望长大继位后能够报仇。后来他登上王位成为琉璃王率兵攻打释迦族,佛陀还阻挡了二次,但仍旧无法阻止此业力的牵引;并且琉璃王还杀死了他的兄长只陀太子,只因为没帮著他去灭释迦族人。

《法句譬喻经》中也有提到这个故事,从前 佛陀在舍卫国时,波斯匿王的次子琉璃,于二十岁时领兵将父王罢黜,自立为王。有一恶臣名为耶利,怂恿琉璃王说:“大王!当初您身为皇子,到迦毘罗卫国学习,受到释迦族人的辱骂。那时,大王曾发誓说:‘若当上国王,必报此仇!’现在我们兵强马壮,正是报仇的时候。”于是琉璃王在恶臣的佞言挑拨之下,便兴兵攻伐迦毘罗卫国。

佛陀听到消息后,当然知道这是迦毘罗卫国释迦族人共业的果报即将成熟,但因为悲悯释迦族人,更为了怜悯琉璃王的缘故,于是 佛陀独自来到琉璃王军队必经的路上等待,并且刻意选在路边一棵枯树下静坐。琉璃王远远地就看见 佛陀,于是立即下车顶礼 佛陀,问道:“佛陀!这前方不远处就有颗枝叶繁茂的大树可以为您遮阳蔽日,为何您要选择在这棵枯树下坐呢?”佛陀回答:“你说的没错,但是亲族之荫,更胜余荫。”琉璃王听出 佛陀的弦外之音,深受感动,心想 世尊为了亲族尚且在此示现,那我还是退兵回国好了。

就这样连续三次出兵,前两次琉璃王带兵攻打迦毘罗卫国时,途中都遇到 佛陀端坐在枯树底下,所以琉璃王只好下令回兵。但是 佛陀知道释迦族共业的果报是无可避免的,所以也就没有再去阻止了。7

注7《增壹阿含经》卷26〈等见品〉:【尔时,众多比丘闻流离王往征释种,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以此因缘具白世尊。是时,世尊闻此语已即往逆流离王;便在一枯树下,无有枝叶于中结加趺坐。是时,流离王遥见世尊在树下坐,即下车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尔时,流离王白世尊言:“更有好树,枝叶繁茂,尼拘留之等,何故此枯树下坐?”世尊告曰:“亲族之廕故胜外人。”是时,流离王便作是念:“今日世尊故为亲族;然我今日应还本国,不应往征迦毘罗越。”是时,流离王即辞还退。是时,好苦梵志复白王言:“当忆本为释所辱。”是时,流离王闻此语已复兴瞋恚:“汝等速严驾,集四部兵,吾欲往征迦毘罗越。”是时,群臣即集四部之兵,出舍卫城,往诣迦毘罗越征伐释种。是时,众多比丘闻已,往白世尊:“今流离王兴兵众,往攻释种。”尔时,世尊闻此语已,即以神足往在道侧,在一树下坐。时,流离王遥见世尊在树下坐,即下车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尔时,流离王白世尊言:“更有好树,不在彼坐,世尊今日何故在此枯树下坐?”世尊告曰:“亲族之廕胜外人也。”是时,世尊便说此偈:“亲族之荫凉,释种出于佛,尽是我枝叶,故坐斯树下。”是时,流离王复作是念:“世尊今日出于释种,吾不应往征,宜可齐此还归本土。”是时,流离王即还舍卫城。是时,好苦梵志复语王曰:“王当忆本释种所辱。”是时,流离王闻此语已,复集四种兵出舍卫城,诣迦毘罗越。是时,大目干连闻流离王往征释种,闻已,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尔时,目连白世尊言:“今日流离王集四种兵往攻释种,我今堪任使流离王及四部兵,掷著他方世界。”世尊告曰:“汝岂能取释种宿缘,著他方世界乎?”时,目连白佛言:“实不堪任使宿命缘,著他方世界。”尔时,世尊语目连曰:“汝还就坐。”目连复白佛言:“我今堪任移此迦毘罗越,著虚空中。”世尊告曰:“汝今堪能移释种宿缘,著虚空中乎?”目连报曰:“不也,世尊!”佛告目连:“汝今还就本位。”尔时,目连复白佛言:“唯愿听许以铁笼疏覆迦毘罗越城上。”世尊告曰:“云何,目连!能以铁笼疏覆宿缘乎?”目连白佛:“不也,世尊!”佛告目连:“汝今还就本位,释种今日宿缘已熟,今当受报。”尔时,世尊便说此偈:“欲使空为地,复使地为空,本缘之所系,此缘不腐败。”】(《大正藏》册2,页690,下26-页691,中16)

所以,当目犍连尊者听到琉璃王又集兵要去攻打迦毘罗卫国,怜悯著那些释迦族人,于是向 佛陀禀白说:“现在琉璃王要去攻打迦毘罗卫国,我希望以四种方便来救护迦毘罗卫国的人:一是将人民安置于虚空中,二是安置在大海中,三是移至两座铁围山之间,四是安置到他方大国中,令琉璃王不知他们的去处。”佛陀告诉目犍连尊者:“虽然你有神通力可以安置迦毘罗卫国的人,但众生有七件事是无法逃避的,就是生、老、病、死、罪、福和因缘,所以即使你欲以神通力解救迦毘罗卫国的苦难,他们还是无法逃脱于过去所种下的罪业果报。”

目犍连尊者听了 佛陀开示后,还是不忍迦毘罗卫国的人民受到迫害,于是运用神通力将四、五千人放至钵内,举至虚空当中安置,希望能帮助他们躲过此劫难。后来琉璃王攻伐迦毘罗卫国,残杀了三亿 8 人民。

注8 古印度的“亿”这个单位可能是指现今“十万”的数目。

战事结束后,目犍连尊者前往精舍,沾沾自喜地禀告 佛陀:“当琉璃王攻打迦毘罗卫国时,弟子承佛威神力,将迦毘罗卫国四、五千人安置于虚空当中,解救了他们。”佛陀问目犍连尊者:“你已经去看过钵中的那些人了吗?”目犍连尊者回答:“还没有。”于是佛陀说:“你先去看看他们吧!”

目犍连尊者以神通力将钵从虚空中取下,结果看到里面的人全都已经死亡,不胜悲泣地禀告 世尊:“钵中之人均已死亡殆尽,我虽欲以神通力要救护他们,仍无法免除他们的宿世罪业。”

佛陀慈悲地告诉目犍连尊者与大众:“生、老、病、死、罪、福和因缘这七件事,即使是佛陀、菩萨圣众、神仙道士,隐形分身也都无法逃脱。”并说偈言:“非空非海中,非隐山石间,莫能于此处,避免宿恶殃。众生有苦恼,不得免老死,唯有仁智者,不念人非恶。

世尊说完此偈,座上无数听众,因听闻 佛所说之无常法要深感悲戚,个个专心思惟 佛陀的开示,不久即证得须陀洹果。9

注9《法句譬喻经》卷2〈恶行品 第17〉:【昔佛在舍卫国精舍之中,为诸天人说法。时国王第二儿名曰瑠璃,其年二十,将从官属退其父王,伐兄太子自禅为王。有一恶臣名曰耶利,白瑠璃王:“王本为皇子,时至舍夷国外家舍,看到佛精舍中,为诸释种子所呵,骂詈无有好丑。尔时见勅:‘若我为王,便启此事。’今时已到,兵马兴盛宜当报怨。”即勅严驾引率兵马,往伐舍夷国。佛有第二弟子名摩诃目揵连,见琉璃王引率兵士伐舍夷国以报宿怨,今当伐杀四辈弟子,念其可怜便往到佛所,白佛言:“今琉璃王攻舍夷国,我念中人当遭辛苦,我欲以四方便救舍夷国人:一者举舍夷国人著虚空中,二者举舍夷国人著大海中,三者举舍夷国人著两铁围山间,四者举舍夷国人著他方大国中央,令琉璃王不知其处。”佛告目连:“虽知卿有是智德,能安处舍夷国人,万物众生有七不可避。何谓为七?一者生,二者老,三者病,四者死,五者罪,六者福,七者因缘。此七事,意虽欲避不能得自在。如卿威神可得作此,宿对罪负不可得离。”于是目连礼已便去,自以私意取舍夷国人知识檀越四五千人,盛著鉢中,举著虚空星宿之际。琉璃王伐舍夷国,杀三亿人已引军还国。于是目连往到佛所为佛作礼,自贡高曰:“琉璃王伐舍夷国,弟子承佛威神,救舍夷国人四五千人,今在虚空皆尽得脱。”佛告目连:“卿为往看鉢中人不也?”曰:“未往视之。”佛言:“卿先往视鉢中人众。”目连以道力下鉢,见中人皆死尽,于是目连怅然悲泣愍其幸苦,还白佛言:“鉢中人者今皆死尽,道德神力不能免彼宿对之罪。”佛告目连:“有此七事,佛及众圣神仙道士,隐形散体皆不能免此七事。”于是世尊即说偈言:“非空非海中,非隐山石间,莫能于此处,避免宿恶殃。众生有苦恼,不得免老死,唯有仁智者,不念人非恶。”佛说是时,座上无央数人闻佛说无常法,皆共悲哀念对难免,欣然得道逮须陀洹证。】(《大正藏》册4,页590,下27-页591,中7)

佛陀后来授记琉璃王和他的军队在七天后全部都会死亡,后来果真如同 佛陀的授记:琉璃王与他的军队在阿脂罗河大河边游憩时,夜半遇上暴风雨全都被大水淹没而死。10

注10《增壹阿含经》卷26〈等见品 第34〉:【是时,流离王闻世尊所记:“流离王及诸兵众,却后七日尽当消灭。”闻已恐怖,告群臣曰:“如来今以记之云:‘流离王不久在世,却后七日及兵众尽当没灭。’汝等观外境,无有盗贼、水火灾变来侵国者,何以故?诸佛如来语无有二,所言终不异。”尔时,好苦梵志白王言:“王勿恐惧,今外境无有盗贼畏难,亦无水火灾变;今日大王快自娱乐。”流离王言:“梵志当知,诸佛世尊,言无有异。”时,流离王使人数日,至七日头,大王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将诸兵众及诸婇女,往阿脂罗河侧而自娱乐,即于彼宿。是时,夜半有非时云起,暴风疾雨,是时,流离王及兵众尽为水所漂,皆悉消灭,身坏命终,入阿鼻地狱中。复有天火烧内宫殿。尔时,世尊以天眼观见流离王及四种兵为水所漂,皆悉命终,入地狱中。”】(《大正藏》册2,页693,上18-中6)

佛陀也说明了释迦族被灭的过去世因缘:因为“久远以前,在罗阅城中有一个捕鱼的村落,村中有个大池塘,里面有很多的鱼。当时食物缺乏,大家都非常的饥馑,有一天城里的人决定将池中的鱼全都捞来吃掉,所以全城不分男女老幼都聚集于池边捕捉。那时村里有一个小孩虽不捕鱼,也没有伤害那些鱼的性命,但他见到鱼儿被捕杀在岸边,心里非常的欢喜而笑著(也另有一说是拿著棒子朝最大条鱼的头上敲了三下)。当时的大鱼就是现在的琉璃王,他所带领的军队就是当时的鱼群,罗阅城里的人就是现在的释迦族,而那个顽皮的小孩就是佛陀的前世,虽未捕杀那些鱼,却也因见鱼被杀心生欢喜而笑,故今患头疼(或敲鱼头三下而头痛三天)。”11 而当初有两只大鱼在即将被杀时互相讨论说:“我们今天无缘无故被这群人捕杀来吃,未来世有福德的时候,一定要报复这群人。”其中一只大鱼是琉璃王,另外一只鱼就是后来劝琉璃王攻打释迦族的大臣。

注11《增壹阿含经》卷26〈等见品 第34〉:【诸比丘白世尊言:“今此诸释昔日作何因缘,今为流离王所害?”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昔日之时,此罗阅城中有捕鱼村。时,世极饥俭人食草根,一升金贸一升米;时彼村中有大池水,又复饶鱼。时,罗阅城中人民之类,往至池中而捕鱼食之,当于尔时,水中有二种鱼:一名拘璅,二名两舌。是时,二鱼各相谓言:‘我等于此众人先无过失,我是水性之虫不处平地,此人民之类皆来食噉我等,设前世时,少多有福德者,其当用报怨。’尔时,村中有小儿年向八岁,亦不捕鱼,复非害命。然复彼鱼在岸上者,皆悉命终;小儿见已,极怀欢喜。比丘当知,汝等莫作是观。尔时罗阅城中人民之类,岂异人乎?今释种是也。尔时拘璅鱼者,今流离王是也;尔时两舌鱼者,今好苦梵志是也;尔时小儿见鱼在堓上而笑者,今我身是也。尔时释种坐取鱼食,由此因缘,无数劫中入地狱中,今受此对。我尔时坐见而笑之,今患头痛如似石押,犹如以头戴须弥山。所以然者,如来更不受形,以舍众行,度诸厄难,是谓;比丘!由此因缘今受此报。诸比丘当护身、口、意行,当念恭敬、承事梵行人。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大正藏》册2,页693,中13-下9)

来源:《佛宝论》 作者:明贤法师

但现实的情况是,迦毘罗卫国地小力薄,国力远不敌憍萨罗国,所以也有务实者持赞同意见。

在正、反双方意见僵持不下时,王室成员之一的摩诃男,出了一个主意,将他家中一位婢女的漂亮女儿,假冒成自己的女儿嫁了过去。

波斯匿王很满意这位从迦毘罗卫城来的妃子,立她为皇后。不久,皇后生了一个十分端庄的儿子,深得波斯匿王的宠爱。波斯匿王将这位儿子取名为毘流离,并在朝廷上正式立为太子。

流离太子八岁那年,波斯匿王送他回迦毘罗卫城,要「外祖父」摩诃男教他射箭,摩诃男找了许多年纪相仿的童子伴学,事情倒也顺利。

一天,流离太子等一群学童,来到城内一座刚落成,但尚未启用的大讲堂玩。这座讲堂建得十分庄严,释迦族人深以为荣,打算在讲堂内供养佛陀与比丘们,作为启用仪式,期以给族人带来好运。没想到流离太子一来,就坐到讲堂中央最尊贵的主座上。这一举动,让在场的释迦族人一阵错愕,继之大怒,就将流离太子拉下座来,推出讲堂,摔在门外的地上,骂道:

展开剩余66%

「你这个婢女生的孩子,天上、人间没人敢坐的中央大位,你这个婢生物竟敢抢着坐!」

流离太子从地上爬起来,告诉自己,也告诉他的同伴说:

「这些释迦族人对我如此侮辱,日后待我当上了国王,必报此仇。」

当流离太子夺得了王位,孩提时受辱的仇恨,仍然历历在目,于是起兵攻向迦毘罗卫城。

佛陀知道了,就在流离王往迦毘罗卫城必经的路上,很醒目地坐在一棵枯树下,等候流离王的到来。

流离王看到佛陀的样子,感到很奇怪,就问佛陀说:

「世尊啊!旁边有那么多枝叶茂密成荫的尼拘律树,您为何选在一棵枯树下坐呢?」

「亲族的庇荫,胜过外人啊!」佛陀回答。

流离王感受到佛陀护卫亲族的心意,碍于当时佛陀的威德,就退兵了。

不久,流离王仇恨心又起,再度起兵。

佛陀依旧坐在一棵枯树下等候,流离王不好强行,只好又半途而退了。

第三次,流离王又起兵了。这次,尊者目揵连向佛陀提议,可否以他的神通力,将流离王的大军移到他方世界去,或者将整个迦毘罗卫城移到半空中,或者在迦毘罗卫城外升起一道铁笼防护罩来阻止。

佛陀问:

「目揵连!你的神通,能移动得了释迦族过去所造的业力吗?」

「不能,世尊!」

佛陀了然于当时的局势与环境,感叹释迦族过去的业力已然成熟,难以扭转了。

迦毘罗卫城被攻破了,流离王的军队到处捕捉释迦族人,疯狂地进行集体屠杀。

这时,身为流离王的「祖父」,又是战败国国王的摩诃男,出面对流离王提出了一个请求:

「让我闭气潜到河里,在我浮出水面之前,放我的族人离开吧!只要我一浮出水面,还来不及离城的族人,就任你处置好了。」

「这样很好啊!」流离王似乎觉得这个提议够刺激。

于是,摩诃男一潜入河里,幸存的释迦族人便开始逃离出城。过了好一阵子,眼看成功逃出城的释迦族人越来越多,还是不见摩诃男浮出水面。流离王遂起了疑心,派人潜入河里一探究竟,结果发现摩诃男早就在水底气绝身亡了,只是他将自己的头发绑在水底的树根上,难怪一直浮不上来。

杀红眼的流离王,看到自己「祖父」以这样的死法拯救族人,也不禁升起一丝后悔之意:

「祖父为了他的族人死了,早知道祖父会这样,我就不会来攻城!」

但,当流离王班师回朝时,迦毘罗卫城已经毁了。

流离王回到舍卫城,发现他的异母哥哥祇陀王子,正与艺妓们歌舞作乐,不禁怒火中烧,质问为何不协助他出征。当听到祇陀王子说他自己「不忍杀生」,所以无法协助他出征时,又深受刺激,盛怒之下拔剑一挥,祇陀王子也死于流离王之手。

七天后,夜里舍卫城起了狂风暴雨,积水成灾,流离王被淹死了,往生阿鼻地狱。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摩诃男舍身为众的菩萨行典范,琉璃王灭释迦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