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历史资讯 > 无畏山寺学派与海上丝路佛教文化传播,揭秘隋

无畏山寺学派与海上丝路佛教文化传播,揭秘隋

2019-11-14 16:54

阿努拉特普勒时期无畏山寺僧团强盛,所辖珠宝金银宝库,掌管制造货币的职能,承担着供养佛牙舍利的佛教社会的神圣职责,在当时的佛教社会中起着主导作用。

中国南海毋庸置疑一直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之一,然而在7月12日菲律宾单方面要求裁定太平岛美济礁等8个南沙岛礁的海洋地位并申请建立了仲裁庭针对此事进行仲裁,对此,中方多次声明,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违背国际法,仲裁庭没有管辖权,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全球最长航线: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公元前100多年,西汉张骞出使西域,直至安息帝国,离古罗马帝国仅一步之遥,由此开通了横贯西域三十多个国家的陆上丝绸之路。与此同时,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也已初见端倪。据中国科学院南海研究所研究员赵焕庭在《番禺是华南海上丝路最早的始发港》一文中所述,按古越语,“番禺”一词即为古越人所指的“咸村”,有海港、市集之意,而史料中就有公元前400多年,中东巴比伦人到达南海进行贸易的记载,与此同时,古希腊史料中也有中国丝绸经海上输入的记述。根据这些史料,可以推测华南海上丝路或始于春秋末期,富于冒险精神的先民开始扬帆出海,开启了广州成为“珠玑、犀、瑇瑁、果、布之凑”大都会的先声。

史书记载的中国海上贸易,最早可以追溯到西汉汉武帝时期。《汉书·地理志二十八下》记述了这一海上丝路的主要航线:

中国南海诸岛主权的形成

关于华南海上丝路最早的始发港口到底在何处的问题,学界有很多争论,有人说是徐闻,有人说是合浦,也有学者坚持认为广州是最早的始发港。然而,不管最早的始发港起于何处,广州在秦汉时期已成为繁荣的贸易都会,却是公认的事实。

自日南,合浦,徐闻,船可航行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四月,有邑卢没国,步行可十余日,有夫甘都卢国。自夫甘都卢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自黄支船可行八月,到皮宗,船可行二日,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已程不国,汉之译使,自此还矣。

中国至迟于东汉时期就发现了南海诸岛,称南海为“涨海”、南海诸岛为“涨海崎头”。东汉临海太守杨孚在其所著《异物志》(约于公元76—88年成书)中写道:“涨海崎头,水浅而多磁石,徼外大舟,锢以铁叶,值之多拔”,意思是南海岛礁水浅而多礁滩,船舶航行到此就像被磁石吸住一样,难以脱身。唐宋以后,“涨海崎头”就演变成东、西、中、南沙群岛的专有名称。宋代文献比较明确而集中地以“千里长沙”“万里石塘”来指称南海诸岛。如果从东汉时期算起,中国发现和命名南海诸岛的历史已有1900多年,比越南早1600多年,比菲律宾早1900多年。因此在东汉时期,我国人民不仅发现和命名了南海,而且已经初步掌握到南海的基本特点。

《史记·货殖列传》中就有“番禺,亦其一都会也,珠玑、犀、瑇瑁、果、布之凑”的记载,到了东汉历史学家班固笔下,广州更是中原商贾缔造财富传奇的地方。他们不远千里,从内地运来丝织品、金属工具和其他手工业制,换来珠玑、犀角、象牙,甚至波斯银盒、罗马玻璃等奇珍异品。由于这些奢侈品深受中原贵族的喜爱,生意回报十分丰厚(贵族对这些奢侈品的喜爱,从南越王墓的陪葬品中可见一斑)。班固说:“粤地处近海,多犀、象牙,瑇瑁、珠玑、银、铜、果、布之凑,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这里要提请读者注意,虽说中国史家写书,向来没有版权意识,但班固却未照抄《史记》,可见在东汉时期,广州的进出口贸易中,已多了“银、铜”等金属制器,这些当时先进文明的象征,也正是从这里与丝绸一起漂洋出海,走向埃及、印度和古罗马。

其路线是:从中国东南海港徐闻(今广东雷州市岛南端)、合浦等地出发,经中南半岛和马来半岛,到达印度东海岸的黄支国和已程不国(狮子国之音译,即今斯里兰卡)。中国的贸易商船抵达狮子国之后返航。

中国早期史籍中关于“涨海”的记录频繁出现,可以确定,以“涨海”泛称南海在当时已被人们普遍接受和采用。至隋唐两代,“焦石山”、“象石”、“七洲洋”等地名的出现,更加表明中国人民在南海的生产经营活动范围已经远至西沙群岛。

图片 1

由于狮子国在古代海上丝路航道位置上的重要性, 长期以来一直是南海与印度洋海上贸易的集散地和中继站。在此基础上,魏晋南北朝时期兴起海上贸易航线上的佛教文化交流的热潮, 狮子国作为这一贸易和文化航线的起点和终点站,在中印佛教文化交往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当时交州是东西交通海上的门户,“海南诸国大抵在交州南及西南大海洲上,……徼外诸国自武帝以来皆朝贡。后汉桓帝世,大秦、天竺皆由此道遣使贡献”。“永建六年,日南徼外叶调王便遣使贡献。”

图片 2

魏晋南北朝

由于对外贸易的发展和造船技术的进步,使得海上丝路在三国至南朝时期得到进一步发展。中国和东南亚及西方的海上交往十分发达。南海和印度洋上,一派巨舶来往穿梭的繁盛景象。公元226年,吴国分交州为交、广二州,以南海、苍梧、郁林、合浦四郡为广州,州治番禺,广州之名自此始。海南岛及南海诸岛属广州管辖。

在早期,就有一批僧人前往南海海上西行。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外交使节与贸易商人,中原与东南亚之间的海上旅行,也有了一批全新的参与者: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佛教的传入,不少海外高僧取道海路来到中国弘法,而中国佛教僧人亦西行求法,络绎不绝,往来于西域南海之间,其遗留的旅行笔记种种,也拓展着中国了解外部的视界。东晋隆安年间,罽宾国僧人昙摩耶舍来到广州传教,建立了光孝寺,直至唐代,在该寺传教译经的有印度高僧求那罗跋陀三藏、智药三藏、达摩禅师、波罗末陀三藏、般剌密谛三藏等。唐仪凤元年(676),禅宗六祖慧能在此削发受戒,开创佛教禅宗南派。在这西来东去的弘法队伍中,其记述最为翔实丰富者,当属东晋高僧法显,他于东晋隆安三年(399),不顾60岁高龄,从长安出发,带领慧景、慧应等僧人,前往天竺。

公元411年的一天,狮子国境内一座寺庙内,来自中国的东晋高僧法显情不自禁泪流满面,因为他看到了来自故土的一把白绢扇,被人们当珍宝一般供奉于佛像之前,由此勾起了思乡之情,决定回国。

南方的宋、齐、梁、陈四个朝代,都比较重视发展海外贸易和友好交往。中国船舶自南海、印度洋西航,印度洋沿岸及东南亚国家船只东来。

法显西行求经之路为陆上丝绸之路,归途则取海上丝路。法显(334—420年),俗姓龚,平阳武阳(长治市襄垣县)人,东晋高僧,三岁出家,二十岁受具足戒。东晋安帝隆安三年〔399年〕,法显六十多岁的高龄,与同学慧景、道整、慧应、慧嵬四人结伴,从长安出发西行。至张掖,又遇见智严、慧简、僧绍、宝云、僧景,共进至敦煌。敦煌太守李浩,供给法显等五人渡流沙河,经鄯善,至乌耆国。与法显同行的僧人,或至高昌,或至罽宾,法显与其他三人则渡过葱岭,到达北天竺。他是中国佛教史上的一位名僧,一位卓越的佛教革新人物,也是中国第一位到海外取经求法的大师,杰出的旅行家和翻译家。法显等从长安出发,经西域至天竺,游历20多个国家,收集了大批梵文经典,前后历时13年,于义熙九年(412年)归国。

西去取经时,法显走的是陆路。他从长安出发,经过敦煌,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走过茫茫大沙漠,历经千辛万苦,才到达天竺,回去时,他决定搭乘商人的海船,先到广州,再返回中原。法显在其所着《佛国记》中透露了这条着名的航线:从印度恒河口出发,至印度洋,驶经马六甲海峡,随后由马六甲海峡进入爪哇海,随后由爪哇海进入南海,最后抵达广州。据中南民族大学赵庆伟教授在《六朝时期广州海外贸易的崛起于港市的繁荣》一文中所述,当时这条航线上,来来往往尽是来自中国、波斯、天竺和扶南(中南半岛古国,辖境约当今柬埔寨以及老挝南部、越南南部和泰国东南部一带)的船舶。这些船舶“大者长二十余丈,高去水三、二丈,望之如阁道,载六七百人,物出万斛”。与汉朝时的船舶相比,它们的速度也大大加快。据《汉书·地理志》记载,从徐闻港到达印洋中的苏门答腊群岛,需耗时5个多月,而根据《佛国记》,当时从苏门答腊群岛抵达广州,只需50多天。

海上丝路对于文化传播的作用十分明显。佛教僧人频频来往,是南海“丝绸之路”繁盛的重要特征之一。从海路来到广州的佛教僧人,最早见于记载的当推西晋惠帝光熙元年天竺名僧耆域。东晋著名高僧法显从印度返中国时,曾穿过整个南中国海。他撰写的《佛国记》内记载从印度、斯里兰卡到广州的航程,其中从爪哇取道南海需50天。其后中外许多著名僧人通过海上丝路相互传经布教。如宋时天竺高僧、禅宗东土初祖菩提达摩来到广州西来庵传教,后又北上经建康到达河南嵩山少林寺。

图片 3

远航无疑充满了危险,在没有指南针的年代,全依赖看星师观测天上的星宿,来确定航向,一旦遇到暴风骤雨,更是险象环生。然而,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人们追逐财富与梦想的勇气,于是,作为海上丝路起点的广州,在南北朝时期就已成了热闹喧哗的贸易大港,从《晋书》中的“广州包出大海,珍异所出,一箧之宝,可资数世”,到《南齐书》的“四方珍怪,莫此为先”,再到《梁书》中的“海舶每岁数至,外国贾人以通货易”……一句句话都散发出强烈的商业财富气息。当时,也有不少搭乘商船前来中国传道的高僧,佛学在六朝时期达至极盛,并深刻影响了其后的中国哲学思想走向。我们不妨大胆想象一下,如果没有广州,中国的历史也许会是另一番面貌。

佛教由陆路传入中国,最早在汉明帝时期,而从海道传入则在南北朝,首先登陆岭南。目前所知最早的早期僧人,首推昙摩耶舍,他于东晋安帝隆安五年航海扺达广州,创立王园寺,译经传教。昙摩耶舍堪称为海上丝绸之路传播佛教的先驱。

【生平事迹】

交通路线的开辟与文化传播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魏晋以来,佛教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加之中西陆路交通的新发展,外国僧人译经传教者无惮夷险,远涉艰关,沿着“丝绸之路”于南天竺随舶泛海达广州。中天竺人求那跋陀罗先到狮子国,随舶泛海于宋元嘉十二年至广州。南北朝时期,往来南海海路的中外僧人还有智严、昙无竭、道普、佛驮跋陀罗、求那跋摩、僧伽婆罗、拘那罗陀、须菩提等人。

自小出家志坚贞 佛教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得到了很大发展。各种佛教流派,纷纷传入中土;佛教典籍,被大量翻译;全国各地广修佛寺;佛教信徒,迅速增多。西晋时,全国佛寺已有一百八十座,僧尼人数多达三千七百人。法显正是生活在佛教在中国空前大发展的这个历史时期。

狮子国与东晋南朝的佛教因缘:南朝《梁书》首次记载了东晋时期与狮子国的海上文化交流事件:“狮子国,……晋义熙初,始遣送玉像,经十载乃至。像高四尺二寸,玉色洁润,形制殊特,殆非人工。”(《梁书》五十四《诸夷列传》)又据《高僧传》载“昔狮子国王,闻晋孝武精于奉法,故遣沙门昙摩抑远献此佛。”(梁慧皎《高僧传》卷十三《慧力传》)。这是史书所载狮子国优婆迪萨王(Upatissa 公元368-410)与东晋王朝的一段佛教文化交流的史实。

法显本姓龚,他有三个哥哥,都在童年夭亡,他的父母担心他也夭折,在他才三岁的时候,就把他度为沙弥(即送他到佛寺当了小和尚)。十岁时,父亲去世。他的叔父考虑到他的母亲寡居难以生活,便要他还俗。法显这时对佛教的信仰已非常虔诚,二十岁时,法显受了大戒(和尚进入成年后,为防止身心过失而履行的一种仪式)。从此,他对佛教信仰之心更加坚贞,行为更加严谨,时有“志行明敏,仪轨整肃”之称誉。

时隔四载,高僧法显前往狮子国求法,时为狮子国大名王(Mahanama 410-432)统治时期。法显《佛国记》里记载了这一时期狮子国佛教社会的大量珍贵史实。

不畏艰险西取经 东晋隆安三年( 399年),六十五岁的法显已在佛教界度过了六十二个春秋。六十多年的阅历,使法显深切地感到,佛经的翻译赶不上佛教大发展的需要。特别是由于戒律经典缺乏,使广大佛教徒无法可循,以致上层僧侣穷奢极欲,无恶不作。为了维护佛教“真理”,矫正时弊,年近古稀的法显毅然决定西赴天竺(古代印度),寻求戒律。

【作品及成就】

图片 4

《法显传》又称《佛国记》、《佛游天竺记》、《历游天竺记传》等。书中记述的地域甚广阔,对所经中亚、印度、南洋约30国的地理、交通、宗教、文化、物产、风俗乃至社会、经济等都有所述及,是中国和印度间陆、海交通的最早记述,中国古代关于中亚、印度、南洋的第一部完整的旅行记,在中国和南亚地理学史和航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记载求法经验、见闻及游历各国的风土民情、佛教状况等,提供后人西行求法的指南。这本书是我国僧侣旅游印度传记中,现存最古的典籍。书中内容保存有关西域诸国的古代史地资料,为研究西域及南亚地区的古代历史、文化的重要历史文献。至今,《佛国记》仍是世人公认的不朽之作,近代并有英、法、德等译本,备受各国历史学者和考古学者的重视。法显是中国经陆路到达印度并由海上回国,而留下记载的第一人。

可见,中国拥有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主权不仅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而且具有唯一性和连续性。这一历史发展过程是不容辩驳的。

因此在面对所谓的南海仲裁闹剧,中国人的态度非常鲜明: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南海是我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图片 5

欢迎搜索订阅微信公众号:staoocn(僧淘),查看更多内容。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无畏山寺学派与海上丝路佛教文化传播,揭秘隋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