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中国历史 > 除了石黑一雄获奖,午夜之子

除了石黑一雄获奖,午夜之子

2019-11-03 06:18

用幻想解构残酷现实

能够从平凡中发现惊奇的作家,从来不缺乏读者。

《午夜之子》就是这样一本奇书,讲述一个包含着神话、宗教、历史的复杂故事。在印度独立时刻,诞生在午夜的孩子均拥有神奇的魔力,故事主人公萨利姆便是其中之一。私生子身份的萨利姆,在医院里却被护士与富商之子调包,命运在不经意间改变。

这总是会让人联想起德国某些成长类小说中的场景:某个巧合之下,互换的人生借由身份的不同,一个充满巧合的故事就此展开。这并不稀奇,而鲁西迪的过人之处在于剥离平庸,将日常所见的枯燥转化为神奇。主人公萨利姆靠鼻子便能感知他人的想法,在算命先生的预言中,他将会有两个头,并且还会未老先衰,未死先亡,多年后竟一一应验。

写出这样一个故事的萨曼·鲁西迪,生于印度,在英国接受教育。不同的文化背景,也使得他笔下的故事充满着东西方文化独特的视角。他的经历折射在人物故事中,接受了西方医学教育的阿济兹,回到故乡印度之后,眼前陌生的景象使他很难与印象中的故乡联系在一起。

失望由此而生,这种回不去的故乡,不仅使得阿济兹的记忆支离破碎,更严重的是自我身份认同被现实所击溃。而后殖民时代的印度,这种因不同文化而造成的身份认同缺失,成为故事的内核之一。

在鲁西迪笔下,欧洲文化的强势所导致的身份认同困境,建立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之下。应该说,如何将其表现,对于任何一个作家都是难题。但鲁西迪以幻想的方式,在原生态的社会图景中呈现出来——跪在土地前时那三滴从鼻子中流出的血、穿了孔的床单等等。癫狂的语言、真切的情感,将本来枯燥的近乎无趣的世俗化场景,赋予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读来有趣,隐藏其后的则是犹如溃堤般的痛彻心扉。

这便是魔幻与现实的诱惑,你不相信幻想,却又在历史中看到它现实的影子。如同白日梦的刺激、迷醉,却又清醒,这正是《午夜之子》的妙处。现实的残酷,被作者用酣畅的语言解构为幻想,变为隐性的抗拒。

在一个阔大的历史背景上——印度的莫卧儿帝国、意大利的美第奇政权、土耳其的奥斯曼帝国、伊朗的波斯帝国、中亚的乌兹别克王国,以及英国与西班牙争夺海上霸权、哥伦布发现美洲——东西方世界皆为一个似真似幻的黑眼睛公主而疯狂……历史有多么宏大,情爱就有多么离奇!且不说主角的舞台和魅力,单就其中的细枝末节:佛罗伦萨的交际花、马基雅维利、虚幻的王后、乖戾的王子、不可思议的妓女、诡异的宠臣、为画中人而匿毙画页一角的宫廷画师、神秘的阉人以及“性爱秘药”“记忆之宫”“四个巨人”……就足以令人眼花缭乱、不能自拔。

图片 1

萨曼·鲁西迪的启示

《午夜之子》在中国出版后,一夜之间,鲁西迪成为许多中国作家眼中神一样的人物,尊崇之外,便是顶礼膜拜。我不止一次从一些作家的口中听到这样的感叹:“中国的作家们,什么时候才能写出这样的小说?”我想,我们在这里谈论鲁西迪的理由,恰好与之相反,为什么你不能成为像鲁西迪一样的人物?

中国与印度,同为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国家,本就不缺乏精彩故事的素材。国内的一些作家所缺乏的,是将此讲出来的本领。中国现有小说创作理论,深受儒家学说影响不得自脱,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艺术本真的范畴,这已经日益成为紧紧锁住写作者的镣铐。在此背景下,试图获取新生的作家们,自五四时期始,便深受西方文艺创作理论的影响。

向西方学习,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中国文学多样化,进一步缩短了与世界文学的差距,但西风东渐并主导中国文学创作的现实,使得中国文学尤其是小说的创作总是在他人之后。中国绝大多数的名家名作,都能够在国外作家的作品中找到根源,时时处在他人阴影之下。一些名家之作,在国内是首创,在国外却是师法他人之技。学习数十年,没看到名家们超出老师的,连水准持平都很难达到,总是显得气闷。

这与忘却了中国传统文学创作的优点有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总是以西学为师,一个后果即是总在别人的屁股后面跑,这样学西方,再怎么学也学不过。自家的东西或淡忘,或妄自菲薄,最终不伦不类。而反观鲁西迪的作品,虽有西方教育背景,但他笔下无论何种题材,灵感的来源却总是他的故乡。

中国作家怎么讲好一个故事?只有抓住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融会在现代语境的大背景中,才可以闯出一条新路,进而赢得世界的尊重。这一点国内早已达成共识,重要的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根,优秀的古典文学在变幻了语境的现代,继承的是什么?发展的又是什么?又以何种形式来表现呢?

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有关于此的准确言论出现。道路指明了,怎么走便成了问题。实际上,无论是题材方面还是表达艺术方面,国内的作家们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约翰·巴斯的“文学已死论”,其实是这一现象的反馈。在各种现代、后现代的所谓“主义”面前,模糊了小说艺术的本真,小说被损毁得面目全非。

如果说鲁西迪给予中国写作者什么启示,我想,那就是世界的未知永远会带给创造者奇迹。某种程度上,这也正是小说艺术发展的新未来,为读者讲一个故事,用你最意想不到的方式。

《佛罗伦萨的神女》虚虚实实,战争与“女人香”相结合,穿越东西方,联系着世界区域的不同文化。

萨曼·鲁西迪

现实、历史与真相

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历来是作家们难以把握的题材。读者都会有类似的体验,当一个故事被冠以此名头时,读来总是昏昏欲睡。以至于类似书籍印刷出版之后,只能成为失眠者的心头好,并为废品回收站经营者做些贡献。

但在《午夜之子》的故事中,作者将大量的历史事件在萨利姆的成长过程中悄无痕迹地展现,并且充满阅读的趣味性。他的本领在于,能够将历史事件以一种近乎奇特的视角讲述出来。

比如说,故事中萨利姆试图对伊薇的思想进行入侵,结果被赶了出来,他失魂落魄地骑着自行车,结果冲进了印度独立后的游行队伍,这是两伙分别代表不同利益的人群。游行的人群让萨利姆说几句古吉哈特语,结果萨利姆说的是最普通的话:“你好吗?我好啊。拿根棍子将你打。”却在游行队伍中被传诵,最终竟然变成了引发对抗的诱因,造成15人死亡、300余人受伤。

当然,印度独立后的游行中发生的对抗,绝对不可能以此种方式发生。尤其是当鲁西迪以一种游戏的方式描写政变之时,萨利姆了解发动政变的阿尤布将军的企图,并以辣椒炖肉模拟了政变的过程。险峻的历史场景,就这样变了模样。

作为故事的讲述者,鲁西迪清楚地告诉了读者,我们在多重见证之下,现实、历史与真相,似乎很难得到唯一性的解答。这正是所有写作者的困顿,现实在历史中迷失,而真相永远得不到解答。如此一来,看得到历史,却无力下笔,便成为了无从书写的此刻现实。而故事中的真相,则消失在讲述者的口中。

鲁西迪的独特之处,在于用一种清醒的幻想,剥离开真相与历史间的现实外衣,将一场白日梦似的狂欢,用一种癫狂的方式讲述出来,读者会被它深深吸引。这就是鲁西迪的魅力所在。尽管他讲述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完全是不真实的存在,甚至是荒谬的、离奇的,但还是忍不住加入到他的狂欢世界。

十六世纪,东方的印度、西方的意大利,相距甚远的两个地域竟被相关在一起,让人不禁产生好奇。而《佛罗伦萨的神女》却把它们紧密相连,同时展现着女性的魅力。作者萨曼·鲁西迪,英国著名作家,曾获得布克奖,代表作《午夜之子》。本书主要讲述了以莫果尔、尼可罗为人物线索,连接着东西方的两个不同的统治政权—印度的莫卧儿帝国、美第奇家族统治的意大利,而浪漫的爱情也贯穿其中。在内容上,书中信息量比较大,覆盖着两个政权的历史、文化、宗教信仰、战争,同时还穿插着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等;在人物上,突出着阿克巴大帝、阿戈、卡拉·克孜等形象;在写作风格上,作者在以历史大框架下,编制神秘色彩的女性故事,以及真实存在的战争,真假结合,虚虚实实.

维·苏·奈保尔

《午夜之子》: 魔幻与现实的诱惑

2016/04/01 | 阅读次数:2330| 收藏本文

《思虑20世纪:托尼·朱特思想自传》

托尼·朱特 蒂莫西·斯奈德着

历史学家托尼·朱特的绝唱,它以朱特的个人经历和研究兴趣为线索,编织出一部20世纪的思想史。朱特精到地解释了20世纪的系列重要理念与相关政治许诺的危险之处,重现了那些塑造今日世界的论辩。

安·兰德 着 郑齐 译

安·兰德唯一一部对创作、阅读、艺术、人生与娱乐等诸多精神产物进行彻底批评和完整评论的作品集。安·兰德认为她的时代没有艺术,浪漫主义早已销声匿迹,顶级的、纯粹的、始终如一的艺术家少之又少,所谓“引领时代”的艺术家们令人担忧。

《对谈白先勇:从台北人到纽约客》

这是一本完整收录白先勇谈家庭、感情、学业与文学创作的对话录。作者曾多次贴身访问白先勇,一问一答间,循着从台北人到纽约客的足迹,精准呈现了白先勇在文学、昆曲、电影领域的艺术成就,文笔细腻,触动人心。

自称“港怂”的香港“北漂”律师徐天成,以一位普通香港人的视角,讲述香港30多年来的发展和自身家庭生活的变迁。描述了香港人的心理归属、香港身份和台湾的差异、香港回归前后当地人的思想变化,以及香港人如何看待内地人等等。

一个长达580页的故事,让读者翻阅之时兴趣盎然,对于任何一个作家而言,都是极难完成的任务。英国作家萨曼·鲁西迪做到了。他创作于35年前的作品《午夜之子》,在中国的出版引来大量读者追捧,甚至成为出版界的盛事。

当然,这本巨着确实值得期待,1981年获得布克奖,1993年获得纪念布克奖25周年的“特别布克奖”,2008年获纪念布克奖40周年的“最佳布克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评价这部作品时说:“鲁西迪的作品使我们在绝望的境地产生勇气,其诗意能够承受任何最残酷的东西。”

中国读者了解的鲁西迪,是一个因与女模特帕德玛·拉克希米的爱情而离开第三任妻子的人。他在去厕所的路上,因未得到布克奖,将一腔怒气变为骂声甩向评委会主席。他还曾因责骂伊斯兰教的不公平,而遭伊朗精神领袖赛义德·霍梅尼下达追杀令,被悬赏600万美元全球追杀,使他不得不在伦敦警方的保护下避世。鲁西迪的作品《羞耻》,直至2012年才第一次在中国大陆出版,不得不说有此原因。

好奇心促使很多读者找寻他的书来读,读者很快便沉迷于鲁西迪的故事之中。这不免使人感慨,世界遍地皆是好故事,只是写作者们难以掌控。鲁西迪的幸运,在于他敏锐地抓住了,并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呈现给世界读者。

曾拨动全球敏感神经、引发欧美外交风云的传奇+“最有争议作家”——萨曼•鲁西迪继《午夜之子》之后巅峰之作。在世界文坛,鲁西迪是受到君特•格拉斯、米兰•昆德拉、戈迪默等大师一致推崇的天才作家,被誉为“后殖民文学教父”,最有资格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图片 2

图片 3


《佛罗伦萨的神女》全球中文首发,《午夜之子》译者刘凯芳教授打磨7年,精准还原原著精髓。

小说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英国为现实背景,讲述贵族府邸达灵顿府男管家史蒂文斯对职业历程的回顾和人生价值的思考。小说通过史蒂文斯的叙事,表现出史蒂文斯在贵族绅士传统文化和大英帝国没落时期对往昔辉煌的怀旧与思考,更是揭示了二战后英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对贵族传统、绅士文化传统、贵族政治传统以及举世瞩目的大英帝国殖民霸主地位的怀旧情结。

畅销狂潮席卷英国、美国、加拿大、爱尔兰、法国、德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意大利、俄罗斯、捷克、斯洛伐克、土耳其、芬兰、丹麦、波兰、立陶宛、乌克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格鲁吉亚、希腊、以色列、伊朗、印度、巴西、越南等近40个国家和地区。

图片 4

鲁西迪(又译拉什迪)的作品,本本叫好又叫座,可读性与文学品味俱佳。《佛罗伦萨的神女》新书签售创下57分钟 1000本——每3秒钟一本的惊人纪录!

了解石黑一雄的读者肯定会提到英国文坛的“移民文学三雄”,与英国本土作家不同,移民作家蕴含更加鲜明的种族色彩和文化,其作品会融入原故乡的影射和其身份的寻求问题。

在这部《午夜之子》之后的最新力作中,鲁西迪的魔幻现实主义手法更趋成熟完美,故事的千头万绪、离奇曲折、出人意料,以及读时的遐想连篇和读后的回味不绝,非言语所能说清。小说出版后畅销全球,好评如潮。英国《卫报》盛赞这部作品“精彩至极!鲁西迪历史与传说交织的盛宴是如此的奢华壮丽”。

图片 5

拿到这本书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本纪实的文学书籍,翻阅之后,发现内容远远要比我们想象的高大上,内容整合了浪漫、爱情、文化等具有现代情节元素。从神女到公主,让故事中的主人公披上了一层蒙翳却不失浪漫色彩的外衣,整个故事情节以倒叙手法贯穿整部书。

石黑一雄与其他少数族裔作家不同,尽管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文化背景,但他从不操弄亚裔的族群认同,而是以身为一个国际主义的作家来自诩。他的小说题材繁杂多样,所设置的场景,人物也横跨欧亚文明。

小说出版后,一向挑剔、苛刻的西方书评界一致好评,《金融时报》称这部作品是鲁西迪“最好的小说之一”;《纽约时报》称它是“让人掉进奇迹世界”的作品;《卫报》说“鲁西迪历史与传说交织的盛宴是如此的奢华壮丽”;伦敦大学教授约翰•萨瑟兰甚至说:这部作品不获布克奖,“我就蘸着调料将它吃掉!”

小说讲述了一家三代的故事。主人公萨里姆在印度独立日当天的零点零分出生,他的个人历史与印度的国家历史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书中内容包罗万象,涵盖了整个印度次大陆的政治、宗教、文化等方面,讲述了新旧文化和现象间的冲突。全书的叙事手段也十分灵活,想象力狂野丰富。可以说这是一本印度的现代史。《午夜之子》于1981年获得布克奖。

这本书除了女人的诱惑之外,还存在着一场场的战争。在书中的十五章就提到了恰尔德兰战役,奥斯帝国击败了萨法维王朝统治的波斯帝国,而卡拉·克孜就身在波斯朝廷里。奥斯曼土耳其人与海盗之间的战争;萨利姆的宫廷斗争;美第奇家族的红衣主教被选为教皇,成为利奥十世等历史也书中出现。

作品推荐:《米格尔街》 豆瓣评分:8.5

萨曼•鲁西迪宣称《佛罗伦萨的神女》是自己的钟爱之作,认为它是让人“反复阅读玩味方能领悟其中真谛”的作品。

印度裔作家萨曼·鲁西迪,1947年出生于印度孟买一个穆斯林家庭。其作品风格往往被归类为魔幻写实主义,作品显示出东西方文化的双重影响。因1988年出版的小说《撒旦诗篇》引起极大争议,作品描写了正义与邪恶的斗争,穿插了对伊斯兰教和穆罕默德的不敬内容。伊斯兰教基要主义者领袖抨击它为渎神之作。1989年伊朗原宗教及政治领袖阿亚图拉.鲁霍拉赫.霍梅尼宣布判处鲁西迪死刑,下达追杀令。此后萨曼·撸西迪在警方的保护下,度过十年的“地下生活”。2007年,他因在文学上的成就,被英女王册封为爵士。

《佛罗伦萨的神女》的“神女”在书中突出着个人的魅力诱惑。在佛罗伦萨先后有着两位标志性美女,西蒙内塔和卡拉·克孜。西蒙内塔美丽成为佛罗伦萨的象征,她的诱惑使她的丈夫只忠于她一人。可是她生命短暂,她的丈夫求救于吸血鬼,可是她仍然选择了尊严的死亡。随后,阿戈·韦斯普奇带回了另一位“高尚动人”的女子归来—卡拉·克孜,这位“神女”是莫卧儿帝国的公主,拥有着美丽与智慧,她的诱惑力让城中人倾倒,而她本人也希望东西文化交融,可是她曾被俘的经历让意大利统治者畏惧,会成为战争的导火索。本应该风光无限的生活,却被诬陷一场梅毒病疫而成为罪人。卡拉·克孜无论是美丽诱惑还是病毒的瘟疫都席卷整个佛罗伦萨。同样,在印度的莫卧儿帝国下,交际花到处存在,莫希尼的香气让人着迷,她诱惑着皇子萨利姆

石黑一雄

(巴洛克式的旋风般的叙事,历史混合着后现代的魔幻现实主义杰作。“ZUI有争议的作家”鲁西迪继《午夜之子》之后巅feng之作。人类关于爱情的极限表达,帮助我们逃离眼前的现实,进入狂热梦想的奇迹世界)《佛罗伦萨的神女》是一部跨越东西方文化、宗教、民族的历史魔幻巨著,也是一部超越时空与想象力边陲的“爱情传奇”。

诺贝尔奖就像是一封来自远方的信,总能给我们介绍一些以前没怎么注意的作家。然后让我们顺着这封信,去寻找那位从来没有遇见过的诗人或文学巨匠。

《佛罗伦萨的神女》(从意大利到印度的爱情与权力的浪漫传奇)

图片 6

小说以20世纪30的特立尼达首府西班牙港的米格尔街为背景,真实呈现了殖民地人边缘化和卑微怪异的生存状态。书中主要体现在殖民体系下,利用暴力来获得权利和统治,这从整个社会层面上反映了殖民主义造成殖民地国家社会政治力量失衡的深远影响。同时也表现了米格尔街的多元化混杂产生已对其居民的生存条件和思想状态有巨大的影响。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又爆出一个冷门,获奖者是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

日裔作家石黑一雄,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201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图片 7

作品推荐:《长日留痕》 豆瓣评分:8.4

日裔作家石黑一雄,印度裔作家萨曼·鲁西迪,维·苏·奈保尔,这三位作家是英国移民文学的代表,同时也是文学界的明星,其作品有浓厚的对于移民所产生的困惑色彩,充斥着“寻求自我”的诉求。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Lizewinhi(Lizw160528)

作品推荐:《午夜之子》 豆瓣评分8.5

印度裔作家维·苏·奈保尔,1932年生于中美洲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一个印度婆罗门家庭。奈保尔的作品主要表现了后殖民主义时期,殖民宗主国对第三世界,尤其是非洲国家的控制和破坏,以及异质文化间的冲突和融合。由于在英国求学期间,体尝了移民生活的贫困、孤独,如迷途的羔羊在异国他乡漂泊,心中苦涩难言。长期的旅行生活使他更深刻地观察了社会,铸就了他原本就无根的,无文化归属的个人特质,使其成为“无国界”作家的代表人物。于2001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除了石黑一雄获奖,午夜之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