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贵宾会 > 中华历史 > 艺海泛舟,兴自然之美

艺海泛舟,兴自然之美

2019-11-08 10:41

张军师其心,师其意,他将自己挑战的对象确定为山水画巨制,力图表现宏大壮美的自然空间张军笔下走风雷

中国画在题材表现上呈现出了明显的寓兴传统,这一传统使得中国画呈现出了独具华夏民族的审美特色。

图片 1

文/李瑞洪

固守传统,锐意出新

何海霞他是山水的主宰,掌中有雷霆,有煦阳和风,有微波浅渚,有茂林修竹,有良田万顷他见识过,思考过,千百次地描绘过。黄永玉何海霞与石鲁等人合影何海霞,满族,初名何福海,字瀛,又字登瀛,中国现代著名国画家、书法家,中国画研究院的专业画家。长安画派中何海霞与石鲁、赵望云三足鼎立,是缺一不可的领军人物。1935年春,何海霞拜师张大千,时年张大千36岁,何海霞27岁,成为大风堂中得意门生。读报中的何海霞1908年9月何海霞生于北京,其父母酷爱文艺,对少年时代的何海霞影响颇深。何海霞幼时即喜爱书画,青年时期曾参加中国画学研究会,1924年拜韩公典为师,1934年拜张大千为师,随其游历山东、四川。何海霞随张大千习画期间,饱览了中国古代名画并大量临摹了宋、元、明、清时期的绘画真迹;1936年,他与齐白石、张大千、于非闇在长春、大连等地举办作品联展。1951年春,由重庆迁居西安。1956年在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分会任专业画家。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与石鲁、赵望云等一起切磋山水画创新,受到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并成为长安画派的重要画家。1961年,他曾应中央美术学院之邀,在该院授课两年,培养了一批中国画人才。1976年后,他应邀为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等重要场所创作许多巨幅山水画。1983年,他任陕西国画院副院长。不久后调到北京,在中国画研究院任专业画家。作家贾平凹曾在《我读何海霞》一文中写道:面对着他的作品,我无法谈论某一方面的见解,谈出都失水准,行话全沦为小技,露出我一副村相了。我只想到项羽,力举千鼎,气盖山河。他使我从病痛中振作,怯弱生勇,改造我的性格。真正的中国的山水画,何海霞可能是最后的一个大画家。何海霞和前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在一起有人说何海霞是鬼手,是中国画界的全能冠军。何海霞的作品中,小青绿、大青绿、金碧、泼彩、泼墨和水墨浅绛,早已高度娴熟地融为一体,水乳交融,天衣无缝,而且相得益彰,形成强烈的对比与和谐的统一。这是何海霞用60余年的时间,对传统潜心研究,对自然和生活深入体察,通过千锤百炼的艺术实践,最后达到前无古人的突破和贡献。上世纪90年代,何海霞作品进入其个人绘画生涯的高度成熟时期,尤其是金碧青绿山水画达到了当时无人企及的境界,至今尚无来者可追,可谓金碧辉煌。画坛怪杰黄永玉如是说。何海霞至于何海霞与张大千在艺术成就上孰重孰轻,黄永玉则在其撰文中一语中的如果说张氏泼彩重在一个泼字,而何氏泼彩则更倾向写字,何海霞对于流动的驾驭能力,达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高度。张氏之美在其灵动,而何氏之美在其雄壮。画面通过墨色将远山近景分成了两个部分,墨线勾勒的近景与泼墨泼彩混合的云雾远山构成了厚重与灵动的矛盾统一体。磅礴大气的远山在墨色浑然一体的呈现下,显得浑厚滋润,宛如烟雨朦胧中的沉睡的巨兽。远处清晰的山石之上是那一棵棵挺拔遒劲的描金红树,在画眼中心,那一抹红金色是那不可言喻的妙笔,虚实之间更能彰显出作者绘制时的匠心独运。流动的云水与厚重的山石自然的交织于一体,构成了美妙的画面。展览现场2018年4月14日,纪念何海霞诞辰110周年精品展暨学术研讨会在嘉德艺术中心举行。当天出席研讨会的嘉宾有:何海霞的老朋友周韶华、文化学者、艺术评论家王鲁湘、著名艺术家、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艺术家吴悦石、何海霞先生亲属,企业家吕亚芳、荣宝斋期刊杂志社总编辑王登科、美术评论家,青年美术学者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张鹏、中国嘉德近现代书画部总经理戴维,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部主任于洋、北京画院展览部主任薛良、中国嘉德拍卖董事总裁胡妍妍,副总裁郭彤、长安画派研究专家路增远。研讨会嘉宾合影研讨会主要围绕两个议题展开对话:一、回忆何海霞先生其人其事,二、结合本次展览,以及近十年来美术史研究和中国画创作的最新进展,评价何海霞先生的艺术史地位与贡献。周韶华周韶华谈到了何海霞的慧眼慧心,善于抓住历史的重要机遇,是造就他成功的关键所在。从随父学书法,入手《芥子园》,16岁在琉璃厂拜韩公典先生学画。再到1935年,拜张大千为师,遍游名山大川,目识心记,并且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巴山蜀水之行,为他翻开了传统中国画的新篇章,使他的画风开始向现代气息转变。1956年与石鲁、赵望云共创长安画派。他把古典画风转变为创新的新型画派,闪耀着黄土高原的泥土气息和延安精神,开始了艺术创新的新征途。70年代末,艺术家走进创新的广阔天地。潘洁兹先生称赞他是画坛全能冠军,周韶华则认为何海霞是金碧青绿山水第一人。王鲁湘王鲁湘则回忆了多次和何海霞老先生的交往经历:一起开会,聊天,拜访艺术家在双榆树的家,在他看来,老人一辈子身世坎坷,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画80年的画,活到90岁,本身就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和艺术的奇迹。何海霞的一生,以北京为起始,在外面的世界兜了一个很大的圈,最后又以北京为归宿,在京城作为中国20世纪最了不起的一位庙堂画家而终其一生。给自己80年的艺术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或者说一个惊叹号!陈履生毫无疑问1908年出生的何海霞在20世纪中后期的山水画或者是中国画创作中他的年龄属于中间段,在这个时期里面有很多著名的画家。陈履生认为:何海霞作为这个时代深具传统功力的画家,出任陕西省国画院副院长,后调入北京中国画研究院,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他从此可以全然放松的在大千笔墨的规范中发展自己,作为张大千画派的主要而重要的传人,何海霞在80年代中期之后,为推动传统山水画在这一时期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这一时期,他以全能画手和多样的语言以及深厚的笔墨获得了社会的认同,成为20世纪后期延续传统的重要山水画家。吴悦石很多人认为何海霞的美术史地位是被低估了的,吴悦石对于这个现状有自己的看法:何老吃亏的一个地方在于他不是院校出身,他是空怀一身本事说不出。他的画有一点是最为明显的,就是他70岁以后的作品,形非常简单,但是简单当中你看到什么呢?相对看一些用笔非常繁复的东西,有一些画家不经看,千笔万笔不如这几笔,这几笔放在纸上看到精气神在那儿,中国画妙处就在那儿,现在讲到很多东西丢了本,这是我们非常痛心的一件事,而何海霞在这一点上树立了一个典范。王登科荣宝斋王登科同样认为何海霞在我们这个时代和现代美术史上的成就以及影响力被低估了。第一,何老对于传统的把握与追寻,值得我们注意;第二,时代的影响与新意;第三,视觉意义上的强化与境界的营造;第四,师法中的传承与创造。他认为何先生是一位由传统向现代转型时的一位重要画家,他作品中的构图模式,精神气象、视觉意义都与传统绘画拉开了距离。于洋中央美术学院的于洋提出的观点则非常新颖:他从两个小问题入手:第一,两个何海霞的观点,如果对于艺术家整体的一个艺术生涯来看,整体上呈现两种典型的面貌:一、他的早期和中期,实际上是以30、40年代特别是50、60年代新中国初期、建国时期的新山水画风格。以写实和表现社会主题的风格为主。 第二、进入他的后期也是他的盛期,金碧青绿山水和泼墨泼彩山水这一路。由此,在今天我们如何重新认识何海霞的价值与意义?何海霞1908年生人,几乎经历了整个20世纪,作为20世纪的一个见证者,也是一个图像寓意的发掘者,他对于今天的山水画、今天中国画的意义!薛良北京画院薛良结合画院这些年在学术梳理方面做的工作谈到:画院曾经有一个20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系列,最早的定位是京籍画家,做着做着可能把视野放到整个中国,系列题目在更改,实际上做这个系列展是有一些限制条件的,比如从地域上就限制了,长安地区我们只做了石鲁,赵望云和何海霞是我们一直想做但是没有条件去接触或者是联系上能够去做的,如果有他的官方机构收藏我们可能会更便利一些。张鹏首都师范大学的张鹏认为传统和创新是互为表里的,这种对传统的坚守和对创新的意识,这样的一个坚持是一直伴随何海霞这一生的一个创作。这是一种辩证的与时俱进的态度,他对于传统不是一个僵化、僵死的学习,学习古人不能为其所用,尊重老师也应当知道进取。关于传统,他认为何海霞还有一个现在看来也不过时的观点,我们中国画不能走西洋画的路。不是说通过西洋画才能进入世界,我们要西为中用。这个观点尤其是在现在强调文化自信,对于我们中国画的学习和研究有一种具有启示意义的精神力量,这是何海霞先生当代的一个意义。郭彤研讨会最后,中国嘉德副总裁郭彤提到这次举办大展及学术研讨的目的和意义:我们其实去年就想做何海霞的展览,但时机未到,想要放在更有意义的一个时间段,恰逢今年是艺术家诞辰110周年,今天终于推出来这个大展,也是完成一个嘉德人重要的心愿。在艺创始人谢晓冬此次研讨会由在艺APP创始人谢晓冬主持并在在艺APP上进行了同步直播,是献给老先生110年诞辰的一份最好的礼物。开幕式现场:

图片 2

当代著名画家陆山先生,就属于这“固守传统,锐意出新”的画家。他固守传统文化精神之本,创作多姿多彩有别于前人的新风格,博采众长,融合多种技艺来表现的新气象。

编辑:丁晓洁

峡江晓雾

图片 3

观张军的山水画自有一股“精气神”扑面而来。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张军的《青山拥翠》《高峡丰碑》《云拥苍山》等作品中读得。

他以固本与创新为两翼,联姻东西方的现代艺术形态与中国画的水墨精神,从探索现代到复归传统,逐渐形成了山水画微茫空灵、花鸟画平和淳朴的艺术风格。

张军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新年的腊月,出生于六朝古都——南京。众所周知,石城南京是盛产大师的摇篮。自东晋南北朝肇始有顾恺之、张僧繇等;南唐有董源、巨然;由唐而降,明清有石涛、石溪、龚贤,近现代则群星璀璨,宛若苍穹中耀眼的光芒。徐悲鸿、傅抱石是近现代中国画坛的艺术巨擘,他们的风采影响了一个时代。特别是上世纪60年代的金陵画坛,对中国当代山水画艺术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带动作用。

图片 4

张军中学毕业,来到了千里之外的湖北十堰,这一留就是近四十年。原始苍茫的神农架,神奇雄伟的武当山,相看两不厌。几十年来,他把对那片山水的理解,与山水的对话,都付之于山水画卷之中,也就在这大山深处,张军遇到了他的恩师——时任郧阳地区宣传部副部长的周韶华先生。

著名画家周韶华先生曾经这样评价过陆山的作品:“胸中藏宇宙,笔下走乾坤。”他的花鸟画,色彩运用鲜艳明亮,显示出一种勃勃的生机,有硬朗挺拔、棱角分明的特点,笔墨如利剑出鞘,在水墨的色彩的交融运用上,为观者创造的感官享受颇为新颖。

周韶华先生撰文称赞:“张军在40多年中,不止一次地奔走于武当山七十二峰之间,感受三十六岩、二十四涧,领略其雄、险、奇、幽和秀美兼有的特色……有‘拟秀厚于恒嵩,埒清雄于衡华’的倔劲儿,把武当山网罗于胸中,激荡于心扉,做到了可以信手拈来,泼墨成画。”

图片 5

张军也不时地出没于大巴山脉和秦岭山脉交接地神农架林区。这个巍然苍茫的神秘之地,不仅有野人的足迹,而且有神农氏的传说。雄峰幽谷,色彩神秘,隐含着许多还未破解的“自然之谜”。他拥有这些独自特有的艺术资源,笔下流淌的自然是像从血管里流溢出的生命。近年来他敢于画大画,善画大画,并且得心应手,就是因为他有着雄厚的生活感受。

他的作品体现,在极尽花姿鸟态的变化中,引发现代人的联想与想象,使之由具体的动、植物形象感受到生命的共鸣,唤起人生的某种精微的情思与深刻的体验,以求以现代意识观照传统,使花鸟画语言更新、更适于现代人精神生活与情感交流方式的需要。

他画的这些鸿篇巨制,如为洪山礼堂创作的《武当山》《三峡大坝风光》,均为四张丈二宣纸拼接的高580cm×宽365cm大画。2006年由国家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实施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启动,张军与施江城合作的《高峡平湖图》,过五关斩六将,入选国家近代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工程,成为湖北省入选该项目两件作品中的其中一件。2009年张军与施江城,应中国国家博物馆之邀,再度合作创作大幅山水画《三峡大坝合龙》巨制,作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大型展览的永久性展品。

清雅明丽,诗意盎然

画家张军对“精气神”的不懈追求,应与张军长期师从以中国画创新著名的周韶华先生相关,与一般中国画师徒授受、形迹相传不同,周韶华先生对学生的影响更多地在艺术气质与艺术精神。所以张军也从来没有简单地用老师的样式去进行创作,而是师其心,师其意,他将自己挑战的对象确定为山水画巨制,力图表现宏大壮美的自然空间。

张馨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是中国当代画坛著名女画家之一。她主攻山水画作,将自己对大自然浓烈的情怀、对人生的感悟与沉思,都倾注在自己的笔墨之中,挥洒书写了一幅幅清新明丽、诗意盎然的山水画卷。

还是他的导师韶华先生说得好:“张军好像站在万山之巅,高空之上,俯察万类,有一种宇宙意识在观照大千世界,正是因为有‘胸中藏宇宙’的艺术气场,所以才能‘笔下走风雷’。”

图片 6

图片 7

她笔下的山水,有一种欣欣向荣、空灵高雅的气息,洒脱自然、宁静和谐,但又不失结构井然、不失结构有序、不失结构结实,用情感的笔墨把自然界蓬勃的气息浩浩荡荡地贯入欣赏者心田。

李瑞洪 画家、评论家,在艺海里荡起理论与实践的双桨。

图片 8

其中,更引人入胜者,是她的画中力量,这种力量就是她以个人的精神诉求和人生理想作为艺术审美追求,将丰富的生活感悟融汇其中,为读者营构一片恬静温馨的无尘家园。

图片 9

她常常于宁静之中感悟艺术,忘却世间一切烦恼挂碍,面对自然艺术,下笔疾挥,由心灵的“静照”状态转为艺术的亢奋状态,刹那间,才思翻飞,江河奔腾,山峦叠嶂,云波倾泻,泼墨晕染,放情挥洒、一气呵成。那充实的、自由的生命,真情酝酿而成的大自然,便在笔墨之中吐露光辉......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中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艺海泛舟,兴自然之美

关键词: